讓想像力起作用

理論 Sep 04, 2020

台灣時間 9/3 20:57,David Graeber 的伴侶 Nika Dubrovsky 發推表示她的丈夫和朋友 Graeber 死於威尼斯的醫院。


由於佔領運動的影響,格雷伯有四本書譯入台灣,份量肯定算多,畢竟另一個雷伯,銷量說不定有十倍,也只有五部曲。

人們通常關注格雷伯參與佔領運動,自認是無政府主義者,支持無條件基本收入,這些都是事實,但也常常被當成實作的遮羞布:好有趣,等社會運動來了再試一下;好嚮往,但說到底不可能發生吧。正好從反面應驗格雷伯多次寫到的設想情境:如果明早起床,每個人都想拋棄某個制度,那麼昨天還像空氣般理所當然的制度,今天就能砍掉重練。

格雷伯有中譯的四本書裡,我認為《規則的烏托邦》寫得最好,李尚遠的翻譯和蕭育和的導讀都是一時之選。如果你常被申貸厚厚一疊表格、電話客服層層轉接、大型機構裡各部門互踢皮球、業務狂跳針,搞得一口氣嚥不下去(憑什麼浪費我的時間),格雷伯的看法很有趣:這些繁文縟節一方面讓符合資格的人都能參與制度,另方面也為有權決定事情該怎麼做的人,卸下思考「怎麼做會更好」的重擔。

反過來說,針對生活中某個範圍的事情,想像怎麼做會更好,捲起袖子,撩下去做,不但吃力不討好,而且過程中你本人通常要想辦法,跳過或繞過上述繁文縟節。在社會運動裡,通常意味槓上警察的權威,回應外界的指教,一邊維持組織運作,凝聚人心。換成商界的說法,就是想像力和執行力都跑得比大環境更快、更穩。

那為什麼挑吃力不討好的路走?因為比較有趣。説一動做一動雖然安穩但無趣,待在規則的烏托邦裡不見得可恥,但肯定有用,有沒有必要為了「活得有趣」而另闢蹊徑,值得打三個問號——更令人憂心的是,走了一大段小路之後,恐怕會再次發現:有些白爛工作怎樣都擺脫不掉,一定得有人去做,不然組織難以為繼。

白爛工作是同名專書提出的概念,不妨寬鬆想成需要你裝忙的工作。台灣人特別嚮往的「閒缺」,其實不是很好端的飯碗,因為你只是埋頭吃碗裡的東西,不問那是大便味的咖哩,還是咖哩味的大便。人們會因為你「沒有做出吃的動作」而折騰你,但你不真的吃也無妨,反正擺出吃得很用心的樣子,就會拿到報酬。

即使你有滿頭想法、滿腔熱忱,也不被允許改進任何環節,或者,沒辦法改進任何環節。

貴客下車,就是要有人拉門才叫賓至如歸,自動門或機器人,都無法取代一個活生生的人舉手為你勞動——「當皇帝」——的快感。

機構朝會,就是要用英文報吿才能跟國際接軌,即使進了診間或教室,遇到講「方言」、「族語」的病人或學生,牽扯著他們日常生活的甘苦來提問的時候,你只能用制式的詞彙答覆,繼續用英文打病歷。場景換到矽谷,拿人工智慧為圈錢題材的軟體服務,不乏骨子裡是工人智慧的。工人,在此是程式設計師,負責用窮舉、而不是機器學習的方式,讓程式吐出期待的結果。

《狗屁工作》厚厚一本,重點絕不在尾聲處才無奈拋出的無條件基本薪資。跟《規則的烏托邦》一樣,格雷伯的思路才是最值得細細玩味的。

格雷伯擅長並舉不同領域的例子,藉著說明超級英雄為什麼在科層制度裡如魚得水,為什麼創造白爛職缺,為什麼 1950 年代許諾的科幻小說,現在看來除了 SpaceX 之外,都是資訊科技的變革居多。

他提出的解釋不見得完全說得通,但這種「東拉西扯」的活潑思想並不常見。另一個雷伯東拉西扯得更厲害,但格雷伯推移論點時,一步步聯結得更緊密。聯結的方式,正是思想推動人心的力量來源。至少我在塑造組織、創造工作的時候,會記得要平衡協力者之間的關係。錢要賺,但不該是甲方獨大,不該是員工揣摩上意。格雷伯自稱無政府主義者,他的意思從來不是取消所有規則。他的意思一直都是:為了共同目標,務實且民主地自訂規則。一時前瞻的規則,總會有不合時宜的一日,組織必須與時革新、重組,甚至解散;所以烏托邦並不可期,而務實的想像力,總需要執行力才能起作用。

elek

1986 年生,高雄人。翻譯,評論。

Great! You've successfully subscribed.
Great! Next, complete checkout for full access.
Welcome back! You've successfully signed in.
Success! Your account is fully activated, you now have access to all content.